首页 >> 都市

超级U盘第八百二十四章图案仅供参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1.22

超级U盘 第八百二十四章 图案仅供参考

随着科研成本不断上升,资源有限的个人和小企业逐渐从研究前沿掉队,属于“发明大王”的时代彻底远去。就算偶有成果,做出来的成果不是像“水库加盖”一样束之高阁,就是变成立体快巴这种半吊子,能够成功的只有少数中的少数。

国立机构和大企业倒是有兴趣也有有实力去推动这些研究,其实也在这么做着,然而看似家大业大的它们同样有着各种各样的困扰。

国家队有预算卡脖子,企业队要为盈利负责,都不能真的“拍脑门、咬牙上”,不复当初的豪情万丈。

前者的代表就是日渐沦为“宇宙摄影师”的NASA美国航宇局,没了苏联宇航局这个宿命之敌,NASA的预算立即惨遭腰斩,月球不去了,航天飞机不飞了、载人火箭不放了,只能用有限资金勉力维持现下局面。其之所以多次发现“第二地球”,也是为了搞个大以唤起公众关注,进而能从国会拨款委员会那里多要点钱。

而企业界代表则是脸想,这家以收购淘汰业务而闻名的科技公司向来不重视研发投入,不到2%的研发投入平摊到众多产品线上,效果自然差强人意,即便偶有亮点也很难以点带面。

相比之下,那些被创始人牢牢掌控的企业就要豪爽很多,其中典型就是改名Alphabet的Google,他们旗下的X实验室以充满梦想、疯狂大胆的“登月项目”而闻名于世。虽然没有真得去研究载人登月,但他们搞出来的智能眼镜、诸如风筝发电、气球上之类的项目还是吸引了无数眼球。

只可惜GooglegGlass生不逢时,在造成无数轰动后收获一堆差评,只能打GG黯然停产。反倒是蜜蜂BeeGlass这个模仿者还活的好好的,熬死了前者,现在又和微软Hololens战了起来,打得也是有声有色。

而这一切的幕后推手,便是始终掌控着蜜蜂研究体系的马竞。

创始人、技术专家兼且是大股东的身份,使他可以牢牢掌控研发资金的投入方向,而外星芯片改造过的身体又是绝无仅有的研究平台,两相结合,自然能让研发更有目的性、效率更高、效果也更好。

今天展示的这项脚部触觉模拟技术,同样和马院长脱不开干系。

虽然我们可以通过各种外置内置传感器收集一大堆信号,却无法精确定量地从中提取有用的信息,只能得到似是而非甚至前后矛盾的结果。不能建立稳定可靠的输入输出对应关系,“黑箱法”自然不能落到实处。

而这样的问题却难不倒马竞,他的大脑接口早就被E7U破解,不然他也不可能看到听到摸到后者传输的信息。他所要做的,就是带领研究团队把这部分技术移植出来,用在可以广泛应用的产品上面。

然而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第一代原型产品只对马竞本人有效,而且效果非常糟糕不具有实用价值。究其原因,自然是因为大脑自组装特性带来的个体差异。即便基因完全相同的同卵双胞胎,也只是面容和骨骼一样,大脑细微结构差异和路人没有差别。

马竞并没有因此放弃,却也打消了迅速出成果推向市场的想法,只能交由专人慢慢研究。

这一拖就是好几年时间,直到VR概念重新走红,幻景和蜂游组建联合团队,打算合作开发次世代VR装备,相关研究才得到加速,并且有了初步成果。

其一是情绪感知技术EM,其二是触觉模拟技术TouchSim。至于更加复杂高深的手指模拟、味觉嗅觉视觉听觉模拟,却是被团队第一时间放弃掉了,因为实现起来实在太难。

而且即便这两个技术,也都是不完全体形态。

前者只能解析出愤怒喜悦悲伤等外放情绪,dHoop头环以及最新版N3/N7头显上面变搭载了该技术,有人气大作《美猴王》作为号召,光是头环就卖出十万份,算是为其开了个好头。

TouchSim同样处于初级阶段,虽然解决了个体差异让大多数人也能感知触觉信号,但模拟出来的触觉分辨率却惨不忍睹,体验者普遍表示感觉手指发麻发木,距离计划中的“提供触觉体验,弥补最后短板”还有很大距离。

好在东边不亮西边亮,数字生物掺和进来,把它用在了他们最新的产品上面。

这也是统一研发体系的好处,各个团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实现资源共享联合开发,从而大大提高资源利用率。

这也是为什么该技术的首秀给了一位残疾儿童的原因。对于手脚健全的正常人来说,体验还很糟糕的触觉模拟完全没有意义,但对于后天致残的人来说,这种感觉再糟糕,也比假肢那种死物要强得多。

更何况,蜜蜂还为它准备了VR的华丽外衣。

看到里面一切正常,马竞心里想着“不要给我掉链子啊”,把切换到后摄模式的用双头吸盘粘在玻璃上,使其对准实验室中间的空地。接着他转身走向一旁坐着的中年夫妇,他们正是里面小孩王晓飞的父母,王前和牛彤。

儿子受伤瘫痪后,牛彤就辞职回家照顾孩子,这段时间小飞往来蜜蜂参与试验都是她陪同的。而王前却因为工作的原因却是很少过来,这回的技术演示其实就是为他准备的。

简单寒暄几句,马竞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和俩人一起看向对面的大玻璃。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走向小孩,简单沟通后,他被固定在了剩下的椅子上,然后一顶满是电极的帽子被戴到他头上,电极另一端用线缆连接到他背后的设备上。而在他旁边则是一堆看起来很科学很高深的设备,其中一台的屏幕上正显示着上下跳动的脑电图。

最后一步,男孩被戴上体感手套和特制头显,只露出下面半张稚嫩的脸蛋。没过多久,络两边的围观群众就看到男孩忽然站了起来,被牵着走到实验室中间特地腾开的空地上。

如果马竞没有撒谎的话,这孩子的双腿应该早就失去知觉不能自主行动,那么他能够站起来行走肯定是那张椅子的功劳,双腿被椅子带着动。

确切说,那东西其实是儿童版医用半身外骨骼,并不是普通椅子。

对于早就能够制造人形和兽形行走机器人的蜜蜂来说,外骨骼技术并没有什么难点,问题只在于电源。受限于电池技术和重量,外骨骼不能选用功率强大的电机,这才找了体重只有成人三分之一的儿童。

至于使用儿童参与试验带来的其他麻烦,自然有相关团队专门处理,研发团队只需要改造几台儿童版头显即可。

由于儿童眼睛发育不全,长时间使用头戴显示器可能造成视力损害,一般不建议儿童使用这类产品。受此影响,蜜蜂按照国际惯例为梦行者设定了使用年龄13岁的限制,蜜蜂学校的VR课程同样从7年级才开始。不过对于特定儿童来说,只要对产品进行专门改造,并且把控好内容关和使用时间,也不是不能使用。

从这个角度来看,王晓飞绝对算得上是10岁组VR老司机。这样的试验已经进行过很多次,头显和被动行走带来的紧张感早都被时间抹平,剩下的只是兴奋和期待,这从他小脸上跃跃欲试的神情就可以看出来。

个人参数自动加载,精彩灿烂的虚拟世界很快出现在他眼前。蓝天上飘着白云,脚下是如茵绿草,期间夹杂着各色野花和小鸟虫子,一片祥和安宁的草原风光。

“小飞,一起玩游戏吧!老鹰抓小鸡怎么样?”一张有些熟悉的笑脸出现在王晓飞面前,他也很给面子地点头同意了游戏。

要是摇头拒绝也没关系,系统内置了跳房子、木头人、滚铁环、打弹珠、打陀螺等等数目众多的儿童游戏,感觉不行可以随便换,要是全都没兴趣,还有立定跳、广播体操、啦啦操等体育运动能够选择。

这些运动和游戏他都玩过,并没有特别喜欢的,抓小鸡也算不错。

一群小孩子很快排成队列,用猜拳决出老鹰和母鸡扮演者,其他人则一拥而上多到了母鸡背后。这里面自然少不了王晓飞的身影。

而在现实当中,看到穿着“机器裤子”王晓飞小步快跑左躲右闪,动作看起来颇为流畅,他的父母顿时红了眼眶。虽然这一幕牛彤早就见过了,但还是忍不住激动的眼泪。

注意到俩人不能自已的表情,马竞重新起身走向。

眼看着一名瘫痪儿童在VR、BMI和外骨骼技术的帮助下欢快跑动玩游戏,全世界的围观群众顿时淡定不能,“好神奇”、“黑科技”、“因吹丝停”、“鹅妹子嘤”各种语言的弹幕评论汹涌而出。

然而马竞接下来的做法,却让大家刚刚起来的好感消散大半,他打开前摄,丢下一句“午时已至,该吃饭了,大家快去吃饭吧”,然后就毫不犹豫地关掉了直播。

虽然眼下的情形不符合“裤已脱,给看这”,但是那种惊愕和恼然情绪却是相同的,评论区里顿时弥漫起了无尽的怨念之雾。

铺天盖地的怨念吐槽马竞自然看到了,然而他的反应却是暗暗点头,因为这正是他想要的。含而不露、犹抱琵琶半遮面本就是被无数成功者证明可靠有效的推广妙招,在当下还有“化悲愤为吐槽”的额外属性,正好借助社交媒体来一波病毒传播。

而且,马竞这么做还有藏拙遮丑的用意在里面。

出于安全和节能考虑,正常情况下医用外骨骼并不会动力全开,限制用户只能缓走慢行,以避免跌倒碰撞等意外事件带来二次伤害。只有在高度可信的环境里,才能解锁动作限制让人跑起来。所以VR模式下的健步如飞只是方便面包装上的广告图片,图案仅供参考,详情以实物为准。

快乐总是短暂的,快乐的大草原逐渐模糊消失,随着现实世界再次出现,双腿也再次变得僵硬起来。

看到失望表情重新爬到王晓飞脸上,一位女性研究员连忙上前一步,安慰他道:“小飞,别难过,接下来我们进行现实行走训练。你别害怕,只管朝前走。对!就是这样,好样的!”

看到儿子摇摇晃晃的动作,两位夫妇脸上重新挂上担忧表情。

注意到这一点,重新落座的马竞开口解释道:“这是正常现象,小飞受伤已经一年多了,他已经习惯了双腿的不听使唤。虚拟世界对于他来说就和梦境一样,自然百无禁忌想跑就跑,然而回到现实后,他很快就会回到原先的状态,下意识忽略双腿的存在。”

“好在这些都是可以克服的,将来他一定可以像普通孩子一样自由行走,同时双腿肌肉群也会得到锻炼不会继续萎缩变形。你们需要注意的,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两夫妇异口同声地问道,身体也不由自主绷直坐起。

“问题是,你家的电费可能要增加不少,毕竟天天充电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呀!”马竞挑了挑眉毛,开了个小玩笑。

“这没问题!”王前松了口气,然后又迟疑着问道:“那这个外骨骼?真的完全免费?”

“当然是免费的,”马竞豪爽地摆摆手,“我们的承诺当然算数,小飞个人使用的医用外骨骼我们终生承包,不要你们一分钱。”

接着他话音一转,软语安慰道:“其实还要感谢你们愿意参与试验,让我们有了第一手数据,将来可以帮到更多的孩子。”

“应该的,应该的,”老王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话只是客气说法,蜜蜂并不缺这门业务,而小飞却需要这双腿,言语当然充满感激,一时间互相恭维倒也宾主尽欢。

跌打损伤吃什么消肿快
乌鲁木齐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肇庆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