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太古帝皇第七十二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1.22

太古帝皇 第七十二章:剑气冲霄

姜辰这个表情,对于知道的人来说,简直是噩梦,但让燕羽看到,确实在心中暗道,到底是个小角色,没见过什么大场面,这样的场景就被吓傻了。

只有熟悉姜辰的郡城修士才知道,姜辰号称笑面阎罗,他一笑除了看上去阳光无害之外,一笑就是要你命,这完全是一尊冷血杀神,一个笑面阎罗,简直可以说是一个披着人皮的荒龙。

有的胆小的人甚至已经闭上了眼睛,他们已经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燕羽的悲惨下场,要么是成为一滩血水,运气好点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众人的眼神被燕羽尽收眼底,心里更加自傲,脸上也露出了残忍的笑,他现在终于可以将今天的憋屈发泄出来,这样的感觉让他很是受用。

“受死吧,神雷天罚!”燕羽得意一笑,眼中寒意涌动,手掌一握,手中的九天雷霆锤之上顿时爆发出道道惊雷。

“轰!轰!”两道儿臂粗细的惊雷几乎是瞬间暴掠而出,磅礴的雷霆之力涌动,两道凌厉闪电洞穿虚空,成交叉状,对着姜辰咽喉轰击而来。

“铛!”然而,面对着这等惊雷的凌厉攻势,姜辰只是随意的扬起手臂,手臂之上金光绽放,将那条手臂渲染成纯金之色,而后任由那两道惊雷狠狠的劈砍在手臂之上,火花暴射间,而其身体,却是纹丝不动。

“蝼蚁,急于求死,那就送你上路吧。”突然,姜辰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然后一步踏出,右手灵气汹涌,袖子鼓荡,一掌拍出,快到极致。

“嗡!”随着姜辰一掌拍出,一个黄金大掌印出现在天空中,遮天蔽日,宛如黄金浇筑,这太不凡了,在燕羽的眼中极具放大,强大的压迫力让他感觉到了绝望。

“啪!”如同拍死一只蚊子般,黄金大手,黄金光滔滔,碾压一切,霸道无匹,直接将什么雷霆神锤,什么元气汪洋击破,简单而又粗暴的将那燕羽拍成一滩血泥。

“住手!”那仙风道骨的老者见此,立刻大吼出声,但姜辰出手太快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燕羽已经化成了一滩血泥了,这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小子,你可知道你惹大祸了!”老者脸色涨红,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这可是燕王的亲子,虽然不是嫡子,淡雅是王侯之后,身份高贵,天赋也是极高,却没有想到今日却这样死在了这里。

燕羽平时极得燕王的宠爱,更是让这有着灵海境修为的老者一直保护在身边,今日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可想而知,燕王雷霆震怒,他必然会被盛怒之下的燕王杀之。

要知道王侯一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盛怒之下的王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而且这个燕羽还是世子,将来是要成为皇侯的存在,这下麻烦大了。

“不就是拍死了一只苍蝇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姜辰甩了甩手,金色的手臂恢复正常,然后拍了拍手,似嫌脏一般,淡淡道。

这燕王府联合其他王侯势力将这具身体的家族灭掉,将其父母收押起来,现在他姜皇的灵魂入主这具身体,自然要为这具身体的主人报仇,这是他答应过这具身体残念的事情,大丈夫言出必行,这燕羽,就当是先收的一点利息。

“哈哈,朋友,好气魄,不过,你可知道你杀的是如今很受当今燕王器重的世子?”荒刑天大笑一声,看着姜辰,说道。

这时候,荒刑天也不敢乱说话了,因为这件事闹得太大了,燕王世子死了。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燕王世子的生命宝贵无比,比你的贱命珍贵上万倍,你居然敢杀了他。”燕王府的老者开口,他脸色很难看,不再仙风道骨,反而是煞气滔滔,一副要出手杀人的模样。

“老东西少在这里倚老卖老,杀了那蝼蚁又如何,连我一掌都接不住,还敢对我出手,自寻死路,怨得了谁。”姜辰强势开口,完全没有把那个灵海境的老者看在眼里

“蝼蚁,气煞我也,看老夫将你擒下送往燕王府,让你生不如死,所有与你有关的人都会为世子陪葬的。”老者闻言,勃然大怒,周身气势鼓动,磅礴的气势竟然形成一股旋风,直冲天际,搅动九天风云。

此刻,这名老者的灵海境实力顿时完全暴露出来,让一些凡人直接跪到了地上,另外一些蕴气境武者也忍不住跪了下去,只有元府境的修士能够站立在地面上,但是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锵!”姜辰踏步,衣袖一甩,一柄残剑飞出,然后凌空虚点,下一刻,凌冽的剑气猛然从残剑之中爆发而出,将这灵海境的气机全部割碎,一股浩瀚到极致的杀机向着老者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去。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这一剑的杀机却是比天发杀机,地生杀意还要强大,简直可以说要翻天覆地一般。

正在姜辰解开了那残剑的部分封印,让凌冽的剑气爆发出来,姜辰所站立的这片地方仿佛都要倾覆了一般,这太过凶猛与霸道了。

一剑欲裂天也不过如此,这名有着灵海境修为的老者在这绝世杀机下,仿佛像是被一只洪荒猛兽盯上的小羔羊一般,背上的汗水不住流,嘴巴都有点打哆嗦。

人越老越怕死,灵海境强者有着五百年的寿命,他才活了三百年的老不死,还有两百年的时光,都多少年没有感受到过这样的危机了,今日遇到这样的情况,那残剑之中爆发出来的剑气,把他都快吓死了。

他完全可以感受得到只要姜辰心念一动,就可以让他一命呜呼,完全是已经成为了刀俎上的肉了。

“小友,有话好好说。”感受着漫天剑气锁定的致命危机,老者果断的收起气势,脸笑得跟野菊一样灿烂,煞气一下子消失了,变得如同一个慈祥的老人家,看着姜辰,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刚刚不是义正言辞的要杀了我吗?”姜辰开口,露齿轻笑,让那老者不寒而栗,他心里嘀咕着这绝对是一个笑面虎。

“小友,你误会了,我岂会有这般心思呢,在下只是认为您不宜与燕王府结仇。”老者笑得越发的璀璨,脸部跟皱起的菊花没有什么差别。

“老东西,别在这里跟我提什么燕王府,以后燕王府的人我见一个杀一个,终有一****会杀上燕王府,将燕王那老狗也给杀掉的。”姜辰发怒,剑势越发的锋芒毕露,杀机犹如实质,压向燕王府的老者。

“小友,手下留情,老夫愿意为大人效犬马之劳。”灵海境的老者见此,尿都差点吓出来了,连忙丢下没有什么用处的老脸,告诉姜辰愿意做他手下的奴才。

“哈哈!燕王府的真丢人,今日之后怕是会留下一个永久的笑话。”荒刑天爽朗的笑道,他性格爽朗,有话喜欢直说。

“勿要乱语,要怪自怪世子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被荒刑天这么说,那灵海境的老者老脸有些挂不住,连忙解释。

“哈哈!死道友不死贫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前辈无须在意,我懂我懂。”荒刑天直接将那老者的真面目暴露出来,存心拿那老者取乐。

“休要胡言,姜辰大人年龄轻轻天赋绝伦,我乃是真心希望为姜辰大人出力,所以才决定投靠姜辰大人的。”老者脸色涨红,争辩道。

常州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癫痫病
快速减肥瘦身的办法
云南特色植物 灯盏花怎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