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素女寻仙第1881章美食与坦然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12.03

素女寻仙 第1881章 美食与坦然

夜未央自然只能坐在水淸的旁边,张潇晗面上是淡然的微笑,心里瞧着这样坐下的方式,也只能无奈,似乎也只有这样安坐了

要是有男士在身后扶着座椅,那就更与前世的绅士礼节一样了,可惜了

水淸还是很注重礼仪的,待张潇晗三人坐下,他才跟着坐下来,比较而言,木槿还是带着些微的懒散,浑身上下向外散发着人族大修士固有的轻松,张潇晗自己呢,她比较注意了,可本性在那里摆着呢,所谓的注意也就是淡然,若是在人族修士中还可以算得上高贵,可面对两位神修,这份高贵就不够看了

单说夜未央,换上了神修的白袍,面上再流动着神光,功法带来的习惯,微笑中带着安宁端庄,若是头上再带着花环光环的,简直就是圣女的形象,坐下来的姿态也带着优雅,明明与张潇晗面貌相同,但任何人看着都不会认为两个人有任何相似之处的

再说水淸,从内到外透着的高贵、高压、雍容、华丽、威压、安和……只要你能想到所有赞美之词,全都可以直接用在他的身上

,他的双眸轻轻扫过,就会好像直接看到你的内心里,不带着强势,只觉得熨帖

待到他坐下,张潇晗便觉得这个姿势更为熟悉了,仔细回忆记忆里神修魂魄的动作,慢慢竟然找到了一丝重叠

四位神修少女轻盈走来,在四人面前先放下一尊艳红色的灵酒,接着又是四位少女,这次放下的是四张雪白的小碟,碟子上只有一小块一口就可以吞下的东西,分不清是肉食还是素食

张潇晗视线一扫,就发现自己和木槿面面前的灵餐与水淸和夜未央面前的略有不同,不同在哪里说不好,仿佛其内蕴含着某种不同的物质

“我与夜道友的食物是神仆制作的,二位的食物是人修制作的,可以放心食用”水淸做了个手势,“灵酒是一千年份的天灵果加上灵蜜酿制,口感醇和,可以中和冰海内深海刺胆的胆芯苦涩,便有回味无穷的感觉”

水淸说着,端起酒杯示意了下,轻轻抿了一口,便将不多的灵酒一饮而尽,张潇晗也跟着举杯,灵酒才接近鼻端,就有一种淡淡地带着酸甜的气息,轻轻嗅了嗅,还没有入腹,醉人的感觉便浸入心脾

轻轻抿了一口,舌尖都好像跟着战栗了下,所有的味蕾都张开了,这一瞬间张潇晗便品出了其内还带有几种花的味道,想必就是灵蜜所采集的花蜜吧

水淸的眼神落在张潇晗的面庞上,将她所有的动作与表情都看在眼里,放下杯子之后,他就做了个手势,餐碟内的食物就飘起来,直接落入到他的嘴里,张潇晗愣了愣,不由就笑了,满口还留着天灵酒的醇香,也动用法术,包裹这面前的食物送到嘴里

入口果然有种极为轻微的苦涩,但一接触到口腔里灵酒的气息之后,苦涩忽然化为爽口的感觉,接着就有极为浓郁的灵气从口中的食物中传来,这食物竟然也直接在口中化为汁水,一口咽下,好像与腹中的灵酒混合到一起,浓郁的灵气却是缓缓释放,慢慢渗入到内脏与四肢百骸之中

张潇晗的眼睛里微微露出惊诧来,这灵力并非进入经脉,而是在强化着肉身,张潇晗的身体只经过一次的淬炼,说是炼体士,身体强壮,但毕竟再没有修炼过炼体士的功法,但这一口深海刺胆的胆芯,却将她的身体悄然地淬炼了一次,虽然效果微乎其微,但这毕竟是平时她想要做也做不到的

有神修少女前来,撤掉了空盘,放上了另外一个雪白的碟子,碟子上带有一个小小的阵法,保护着里面唯一的一朵小花,只有五瓣蓝色的花瓣,花芯金黄,花蕊上还可见金色的花粉,碟子旁是一个很小的杯子,里面无色的液体只有一口的分量

“这是极北寒地唯一不冻的灵泉泉水,泉水涓涓细流终年不断,每个时辰才能得到这么一小盅的泉水,泉水凛冽,无论在怎样的环境下都不会改变温度,唯有与这伴生花同食,才有奇妙的感觉”

水淸明明是对三人同时介绍着,介绍的过程还侧头兼顾了夜未央,可是落在张潇晗的感觉中却好像他的一字一句都是说给她的,她随着水淸一样端起小杯子,杯子入手常温,并无不同,可唇边刚碰上泉水的时候,一股凛冽的寒气便从唇边直扑到身体内

水淸的眼神注视着张潇晗,见到张潇晗只是眼睛微微眯了下,便将泉水送入口中,此时他的身体内也好像全在泉水的冰寒之中,这般的冰寒让他很想微微叹息一声,很久很久了,他都要忘记这世间还有什么可以影响他感官的感觉了

他还是尽职尽责地做了邀请的手势,雪白碟子内的鲜花轻盈地飞入到他半张的口中,口腔内充斥着淡淡的芬芳,他微微闭目,这淡淡的芬芳迅速滑入到腹中

泉水的凛冽好像洗涤了全身,而这芬芳便迅速占领了清冽,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中似乎都有芬芳存在,仿佛进行了一次伐髓洗精的过程,但这个过程中并无污渍从身体溢出

这一杯泉水一朵鲜花食用之后,张潇晗哪里还不知道这一餐的贵重,怕是在神界都少有人能品尝,难怪在这里三日了,水淸才邀请他们,想必这样的食材是不能放置的

空下的杯子与碟子撤下,再换上的便是一小盅淡黄色的液体,液体之内只有一个雪白雪白拇指大小的蛋

“这是烈焰禽的卵,一对烈焰禽每百年会产下十枚卵,这十枚卵中只有一枚最终会孵化出后代,其它的九枚每一枚其内都是一团烈焰,本来是作为唯一后代的食物的,不过这卵既然成为了盘中餐,烈焰便也就成为了烹制的工具,也因为这卵内的火系灵力太过暴虐,因此还要用冰泉每百年才会滴下的几滴寒冰做汤引,三位运气好,正赶上百年寒冰出现,也正好有烈焰禽产卵”水淸说着端起小盅,将其内所有一饮而尽

火热与冰寒的交融,化作极为舒适的感官享受,在经过了伐髓洗精之后的身体内,简直就是一股温暖的灵力洪流,迅速滋补了肉身的需求

这哪里还是晚餐,分明是对身体的淬炼,是难得的修炼

接下来的食物便也份份特别,每一道都还是一口的分量,每一口都回味无穷,水淸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声音,都带着谦逊,都是单纯介绍食材,仿佛只是为了将美味与大家品尝,以至于十六道菜色过后,整个餐桌,竟然只有水淸一个人的声音,却并没有带给人任何压迫的感觉

晚餐终于结束了,还是这座大殿,撤出了餐桌,四人便围坐在一起,座椅都是宽大舒适的,身旁小几上香茗袅袅,四人环坐,便少了宾主的感觉,仿佛彼此都极为熟悉般

不得不说,水淸极为懂得待客之道,明明三人一句话没有说,却没有被忽视和弱势的感觉,反而有一种得到尊敬的虚荣,尤其是餐后的环坐,如果分了宾主,一位上座三位下座,怎么看都是别别扭扭的

“多谢水淸大人的盛情款待”看出来水淸并不以神修人修来判断身份地位,落座之后,张潇晗便先为道谢

“张道友客气了,北寒之地常年也难得有客人到访”水淸微笑着,即便坐在宽大舒适的椅子上,他也保持着端庄高雅贵气的姿态

完全陌生,即便是如此晚餐,也无法拉近彼此的距离,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张潇晗竟然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她完全不擅长这般交流

“进入到北寒之地范围内,所见到的每一位修士都对水淸大人满是敬仰,水淸大人已经成为北寒之地至高无上……神,很抱歉,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张潇晗略带歉意道

“神”水淸轻轻地笑笑,“一般我们都自称神修,与人修的不同,也只在修炼的功法,其实我更应该奇怪的,三位好像对神界完全不了解”

水淸说着,眼神转向夜未央:“夜道友还是标准的神修,”接着眼神在张潇晗和木槿身上划过,“张道友和木道友随侍在夜道友身边,竟然不是神仆,嗯,这也无所谓,只是三位还敢如此大胆行走,难道不知道这是很危险的”

“并且,张道友身上还有异族的气息,要知道,这种气息是神界所不允许出现的”水淸探究的视线终于落在张潇晗身上

“水淸大人所说的异族气息,指的是……”木槿开口道,“据我们所知,神界独立已久,神界大陆好像没有异族存在了吧”

水淸微微瞧木槿一眼:“所以我才会说,三位对神界完全不了解,哪怕是夜道友”

夜未央侧身道:“水淸大人所言,让我迷惑了”

水淸轻轻笑出声来:“只要是神界的修士,从测出神根之后,就天然对魔界的魔气有排斥的心理,只要附近有魔气出现,神光便会被自动激发,当日张道友身上魔气浓郁得我在千里之外都有所感应”

张潇晗三人都有些尴尬,自己想方设法隐瞒的东西被人毫不在意直言出来,怎么都觉得不大得劲

“追根溯源,还是源于三十万年前的五界大战,我们神界与人界联手灭了魔界,此后五界通道关闭,神界自然与魔界成为夙仇,魔界虽然灭亡,但魔界帝子本身就是不死之身,有朝一日重兴魔族也并非不可能的,所以,神族的每一位神修在修炼神光伊始,就种植了魔族的气息,就是为了防止魔界修士进入到神界,还不为所知”

瞧着张潇晗三人都有些哑然的样子,水淸好像只觉得好笑般,接着道:“还有就是三位现在的状态,要知道在神界,人修是甘心臣服在神修脚下的,这个可以当做是神光压制吧”

张潇晗三人互相瞧瞧,原来彼此的一举一动全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看着呢,既然说开了,也没有什么可以伪装的

“水淸大人倒是坦诚”张潇晗耸耸肩,“比较而言,我们就是小人了”

水淸再笑了:“人族修士自然都是谨慎的,如果我现在进入人界,也会敛去一身神光的”

接着话题一转:“只是我还是很奇怪,张道友的身体内怎么会有魔族的魔气”

水淸微笑着望着张潇晗,神情坦然,视线虽然带着探寻,却没有咄咄逼人,就好像随意闲聊一般,闲聊的内容也是再平常不过的话题

“水淸大人如此询问,到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张潇晗嘴角牵牵,露出极淡的笑容

“哦,是我冒昧了”明明就是冒昧,可水淸大人说起来,好像完全是不可能的,怎么会冒昧呢

“这……”张潇晗微微摇头,“我不愿意拿假话来欺骗大人,可我们之间好像还没有熟悉到将隐秘吐露吧”

水淸闻言便沉吟着点点头:“如此,是我冒昧了”

气氛好像有瞬间的冷场,不过夜未央跟着就接上了:“水大人,在下自小就修习神族功法,时间也好久了,可对神族功法始终无法完全领悟,也曾得到信仰之力,但对信仰之力的驾驭也不得心应手”

水淸视线便落在夜未央身上:“夜道友莲花为身,本是清纯,奈何受到世俗侵袭过重,不能完全放下俗世看法,本心就不静,自然男友宽阔胸怀,这般是神修大忌”

夜未央楞了下:“难道要放下一切恩恩怨怨,完全都不在意”

“也未必如此,心中当有执念,但执念不可烦杂,以执念为修行根本,将执念种在心中,即所谓以不变应万变”水淸的声音很是好听,这般全不在意的解说,听起来很是简单,但是稍微一深思,便有醍醐灌顶的感觉(未完待续)

吴忠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南昌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北京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云南看妇科医院那儿好
癫痫病哪里可以治
南阳附睾炎如何治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