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灵王朝第七十三章灵尸王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12.06

灵王朝 第七十三章:灵尸王(二)

月染上了绯红之色,将这一片村落映照在血光之中

晚春的月如弯刀,映在那高大的灵尸王身后,似是喻示着它才是这里最高的主人

一道道黑影穿梭在巷口之中,庄邪目光一阵扫视,见得已是肉眼数不清的灵尸正飞速朝此处袭来

“不好,是灵尸群”庄邪掌心灵力云集,但见西首面一道黑影划过,三道尸气在尖锐的爪间迸发而出,庄邪斜身躲避,反手一掌打出,七重灵力的掌风顺势而发,也是将那灵尸打了开去

一个转身不到的时间,身后又是顿现三道移动极快的灵尸,庄邪心念一沉,忽然想到了什么,一个腾身跃到房梁之上,双掌合十,凝结成一柄细长的黑剑,一触即发,朝着那三具灵尸冲击而去

锋利的剑气几乎在一瞬之间炸裂而开,化作数道清晰闪动的剑影,转瞬化龙,也是从横穿过三具灵尸的头颅

粘稠的脑浆炸出三具灵尸也是化作黑色的尘沙飘渺而去

“张师兄说得果然不错,这写灵尸虽然移动极快,但却不能跳跃,若是站在高处攻击它们的死门定能马到成功”庄邪暗自想着,眼下既然找到了突破口,他双脚更觉有力,接连在几个屋顶翻腾跳跃,掌中灵力化作一道道黑剑飞射而去,砰砰几声连响,一具具灵尸的脑门也是被刺穿

庄邪尚且与灵尸群战得火热,而张清风与那灵尸王却是对视而立,静如死水

忽然之间,但见张清风两指升起与眉间其宽,一片黄叶落在他两指之间,他目光骤寒,突的将那黄叶飞击而去

一声吹响伴随着精光而起,那灵尸王也是两指探出,竟是瞬间将那飞射而来的叶子钳住

“呵”

一声冷喝,那灵尸王顿然仰天发出一声巨大的咆哮,让得周遭土房摇动,大地震动连连,就连飞跃在房顶之上的庄邪也是急忙捂住双耳:“好强的音波”

吼声还在连绵环绕,那灵尸王的身形已然爆掠而去,两掌探出,屡屡白烟绕着他双臂环绕着,仿似腾云驾雾而来

张清风先是不为所动的站着,待得那灵尸王逼近之时,他似是感觉到一阵极其强劲的尸气,双眼猛然骤睁,身躯忽然也是被这股尸气向后推去

双手架起格挡在身前,双脚紧紧贴着地面向后滑行,张清风眼眸凝聚一道光,大喝一声:“叶雨滂沱”

刹那间

,一阵强劲的旋风自他周身升腾而起,数不清的落叶在席卷在这旋风之中,高速盘旋,最后,也是极为密集如暴雨一般朝着灵尸王席卷而去

灵尸王怒吼一声,体内迸发而出的尸气更加浓烈,也是一触即发,与那叶雨在顷刻间碰撞在了一起

白茫茫的尸气犹如滔天的雾气与暴雨一般的飞叶在两人之间交织撞击着,两股能量交轰不到半刻,也是爆烈而开,将周遭的土房瞬间轰塌

而在这爆烈的风波之中,张清风的身子也是被弹射而开,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连连打了几个滚,抬起头来,已是灰头土脸

“灵尸之王,实力果真不可小觑”

他暗自心骇,暗自蓄力,隐约之间,两掌忽然也是隐现出一道异光:“就搏这一次了”

他神色肃然,双脚疾风向前,双臂张开,两掌之下飞叶形成气旋,而他的灵力也在这一刻不断的上升,最后竟是达到了灵师的初期

而这一幕也是让得庄邪震惊不已,没想到他如此年轻,竟然已经达到了灵师的境界了

而就在他震惊的眼眸之中,赫然倒映着一抹绚烂的光影,光影之中,飞叶轮转,气旋凌厉,携着一股急剧强悍的灵力直接轰击在了那灵尸王的身躯之上

赤红色的眼瞳急剧放大,那灵尸王的身躯竟是在下一刻,被洞穿了一个偌大的血口,张清风的身形从洞中横穿而过,双足落地,身躯微屈

滴滴

腐烂的血肉浑浊着刺鼻的腥气一点点的落在了地上,寒风轻轻吹动张清风短发摆动,他沉沉地喘了口气:“终于结束了.”

他暗自松了口气,但听屋檐之上庄邪嘶声力竭的传来一声:“小心”

张清风猛然已经,霎时回过头去,只见一只粗大的手臂直冲而来,掐住了他的脖颈

“呃”

张清风咬着牙,额头之上青筋暴起,脖子被只有力的大手掐住,也是喘不过气来,但他依旧眼神淡定,两指在身下变化着结印

“封”

片刻间,脚下的落叶旋飞而起,也是如藤蔓一般捆住了那灵尸王的双足,他艰难的挤出一丝声音:“快破它的死门”

屋檐之上,庄邪神色一凝,双脚如风,整个人腾飞至半空之上,指间灵力汇聚,化成细长锋利的黑剑,由上至下,直直刺入那灵尸王的天灵盖上

浑浊的黑血喷射而出,溅洒在庄邪的衣袍之上,但这丝毫没有减缓庄邪的动作,他强忍着刺鼻的腐臭,灵力又是一劲,黑剑长驱而入,携着破釜沉舟之势一声爆喝但见灵尸王头顶光芒涌出,黑色血液如泉涌爆发

他的脑袋在下一刻炸裂而开,连最后一声嘶吼的时间都未留,身躯也跟着爆烈成无数细小的黑尘,洒落一地

双脚着地,庄邪快奔而来,连忙将倒地的张清风搀扶而起,关切道:“张师兄,你可没事吧”

张清风迷离间看了他一眼,轻轻切了一声:“可惜了”

“可惜什么”庄邪皱起眉头

“你子钰师姐没看到这英勇的一幕,哎”他说着,也是笑了起来,旋即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面色恢复了红润

“不会吧师兄,你.”庄邪惊讶地看着他,就在前一刻,他还差点儿没被那灵尸王杀死,眼下却跟个没事儿人一样

张清风笑看着他一脸吃惊的神情:“我那都是装的,如果不是激怒他,他又怎么会被我这灵诀所束缚,又怎么会化在你一剑之下呢”

他说话间,不禁又将声音抬高了几分:“这灵尸王也不过如此嘛”

黑暗之间,一双双惊恐的瞳孔,也是即刻消失不见,伴随周遭的匆忙的脚步声越行越远,张清风这才将双手枕在脑后:“好了,这下这些灵尸应该有些日子不敢来这里捣乱了”

“啧啧啧”

庄邪静看着他这神情变化间的模样也是佩服不已,他虽然看去有些粗枝大叶老油条一个,但没想到思路却是如此的清晰,也难怪能列入年轻一辈中少有的厉害角色

忽而又是想起方才他最后使出的灵诀,怕对手若不是灵尸的话,凭借他灵师初期的修为,任何人都会在这飞叶的攻势下粉身碎骨

“想什么呢师弟”张清风拍去了身上的尘土,旋即便是绕过了庄邪径直朝吹起了口哨,朝村口走去

这一夜过得匆忙而又胆战心惊,等两人离开千河村的时候,鸡鸣悄然而起,天际线上一抹朝阳的光芒照射而来,大地重归光明的怀抱

两人一路走着,经过这一夜的观察,庄邪不禁也是将那埋在心中许久的疑问说了出来:“张师兄,听闻你曾经单凭一人之力,就完成了猎杀白符二等妖兽的任务,是吗”

张清风有意无意地撇过来一眼:“看在你昨日帮忙的份上,作为师兄的我奉劝你一句,别学着那些小孩子成天盲目崇拜偶像”

说着,他鼻息一沉:“好吧,告诉你也无妨白符一等的妖兽,实力接近灵尸初期,我只不过是比一般的灵尸初期稍微强上一点,就猎杀了那白符二等的妖兽,这并未有什么奇怪的”

“呵呵,师兄说来轻巧,那毕竟是白符二等妖兽啊”庄邪也是赞叹着

“就说你别成天学那些小屁孩子崇拜偶像,要多了解点实事那些你们口中的黄符啊,白符啊,不过只是妖兽中的三流货色,没有白符三等的修为,哪个妖兽敢出来抛头露面”张清风双手枕在脑后,信誓旦旦的说着

“白符三等才不算三流货色了啊”

“切”张清风停下脚步,忽然认真地看着庄邪:“作为师兄的我,再告诉你一点,即便是紫符级的妖兽,那也还是妖兽,还进不了妖之列,这些妖兽不过就是百年之前那场红雨演化的变异野兽根本还算不上妖,只有等这些妖兽修炼突破紫符三等,它们才真正算得上是妖”

张清风最后一句话说得更外的清楚,也格外的重声,仿佛一块块大石击在庄邪的心头

“紫符三等.都不算妖.这也就是证明,现在自己所面对的妖兽,都仍旧是妖中对低等一切也似乎从紫符之后,才真正开始而这要达到何等的修为啊母亲的仇,怕是一辈子都报不了了.”庄邪低着头,握紧拳,深深地咬着牙

沈阳好的性病医院

白银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莱芜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艾玛妇产医院做胎儿心脏彩超多少钱
呼和浩特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
内蒙古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